• 借用某人的一句话

    = =

    工作不想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DW很恶心(哈哈这个简写很KUSO)。

    虽然谁都跟我说,其实老板都差不多,但是我就不相信天下所有的单位都这样。不信。

    关于工作的一切都让人有突然放把火烧掉相关一切的边缘化想法

    又或者掀掉桌子说,“老娘不干了娘个腿腿的!老娘不会!X他的”这样。

    想来如果是原来的我,必定是会随遇而安的等待最后结果吧。

    然而现在居然会如此激动难道是我成熟了?想发粪了?

    吐血。

     

    对自己工作的设想,早就从憧憬变成了将就进而变成了不是最糟就好,

    不,当初对工作的设想就根本不是XX设计抱歉。对这行也完全没有憧憬。

    憧憬的是成天做稍微有点挑战的工作,但是压力不大;

    它需要我的头脑,并且我刚好能够胜任;

    我的老板对我很厚道,我非常尊重景仰他,不管是工作能力还是为人;

    我的同事很和蔼(好吧我现在也就剩下这条满足的了)。

    能说什么呢,小梅工说的好,你情场得意么,总得那啥一下。

    苦笑。

     

    ------------------------------------------虽然如此吐槽但发现如果工作不干的话根本还是没人帮我于是意识到这点在单位痛苦的加班并为这个事实感觉非常沮丧的某菲于2008年8月1日

     

  • 1、来欣赏新的言论

    “于是我说,如果女的天天包的严严实实的,根本不可能会有骚扰存在的,就是因为女的把什么都露出来了,才会引来男人的眼光。这个不是男的对女的骚扰,而是女的骚扰了男的。”

    恩,很强大。

    由此可以推论,如果银行根本没有钱,那就不可能有抢劫犯,所以说不是抢劫犯的错,而是银行的错误啊!

    于是我说其实猥琐男很多。

    夸张的是本身猥琐但是居然还觉得自己高尚的人。

    更夸张的是本身猥琐自以为高尚还把其他所有男性都想成和自己一样猥琐的人。

    PS 天热就别大放厥词了,听的人懊恼了容易上演全武行

    PPS 庆幸找了个“另外”类型的男人

    2、怎么最近很流行穿POLO衫把领子竖起来?

  • 我竟然也会感冒

    太神奇了,想我从高考之后貌似就没怎么感冒过哎!

    人品之神附身了么

    家里几个打的柜子出了好多霉花,太过分了,我懊恼死的了~

  • 昨天做梦梦到,我换了个工作,大概就是喂几只老虎= =///

    是几个几小的老虎,但是我怕的个要死,个个都饿的和难民似的

    然后看到几个更小的身影,

    原来有三个小雪纳瑞,哈哈 跌跌绊绊地冲来冲去,我还和肖肖说,快,你去看看,这三个小东西哪个比较好,要性格活泼的~

    醒来过好久才发现是梦来着。

     

    昨天的好笑的事情:

    一、肖肖口腔溃疡,然后我给他涂好了西瓜霜之后,在他的两边脸颊上撮了一边一个红印,说给他上腮红。比较搞笑的是,他今天早上苦恼的和我说,看!我脸上有两个印子哎!

    二、昨天晚上看恐怖片,恐怖废墟,好可怕!我还正想说不想看了,想尖叫了,就发现肖肖放着快进,然后面对着我,很可怜西西的说,恩~我害怕T-TT 我窘掉。。。。

    三、晚上肖肖神秘的和我说,徐若宣是XX和XX中的小三哎!然后我说,她长的很美我满喜欢的,他义愤填膺的说,我要删了她的所有的歌!我最讨厌小三了!不要脸!

    我说,她抢了你老公怎的。。。

     

     

  • 做了个坠落的梦。

    一边坠落一边恍惚地磨着牙齿,耳边的音乐大概是cold water。

    明明睡前闻过那么美好的Marc jocobs的Daisy香,怎么也该做个花园里奔跑的美梦啊。

    坠落的路上看到那么多人的脸。

    认识的,或者认识的但是居然记不起来的人,一个个匆匆略过。

    一路上,那么多人下落不明

    罢,嘲笑记忆,不如让过去过去 

  • 地震的时候想到谁。
    当初以为是二朗腿翘麻了,杂整个人都在晃。结果腿还没放下我同事在后面叫,是不是地震啊~
    然后正好B鱼在群里叫楼在晃,啊天,这下可好,原来全国都在一起摇摆。
    好害怕啊。
    面对自然灾害,真是一点办法都没的想的无助。
    在地震的时候想到谁。
    面对危险的时候除了自己居然还有空去想别人。
    他她它一定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
  • 碰到个赤姥了

    成天吹嘘被人挖角进入公司的Fresh,做了个小项目在那跳上跳下宛如小丑,没事情就去找领导聊天大谈自己的设计心得经验教训,明明说了没必要做的远方小项目费时费力费钱不讨好他偏要去接夸了海口又接不下来,别人询问下他几个问题他就直接反客为主侵吞项目,见别人有项目做嫉妒不止还对着别的同事说闲话,看别人做大项目不爽就找岔告诉领导......

    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存在于这个世界?

    当然我知道这样的人确实是满多的,但是在我们这种设计人员为多的公司里,大家一般都是埋头苦干型的理科学生状,怎么就招进来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人。

    简直太不和谐了

    现在在单位就是不能多说任何话,做什么项目也尽量藏着点,不要遭人嫉妒。

    脑残的我真想打他。

  • 今天一上午在总部做混凝实验

    我和同事12点的时候叫实验室的女人过来做COD。本来就只有3个样,需要做2批次就够,我们俩怎么算么,做到5点半都够了,结果那女人死活不肯来,说绝对做不完的,绝对要加班的(马力隔壁的我们这行不加班都算是你前一天烧香上天听到了)

    那当然不肯了,这东西过了今天就绝对读不准读数,于是连哄带骗的把她叫来总部,还带了个姑娘过来的。

    在抓狂的互相扯蛋之后终于答应做了。

    然后。。两个人的说话速度。

    两个人的动作速度。

    那思维速度。。。。

    绝对是电影直接放慢镜头一点不带夸张的。

    我们俩绝望的对望一眼,好吧。我们相信了。凭借她们的速度,真的是做到后天也做不好的。。

    这种人怎么能进来做实验呢。。。。关系户也不带这样的吧